免费看黄短视频软件

“高玄,你快走吧。”

祁艳抱着高玄,满脸的凄然和不舍。

两人相处时间不长,但她真的喜欢上这个男人。至于里面有几分是欲望,有几分是欢喜,她自己也是说不清楚。

王家咄咄逼人,不但想吞她的家产,还想要她的人。

祁艳其实也猜到了,王全可能的借机要挟她。问题是她和臧铁军说不上话。也没资格和对方讲条件。

现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,都说她把红刀帮灭了。

说起来是威风八面。但是,知道隐情的人都清楚,祁艳情况大大不妙。

祁家这几天也是四方活动,只是收获甚微。

面对黄金城毒瘤臧铁军,可没人愿意出头。官方内部情况复杂,也没人愿意站出来为祁家说话。

虽然大家都极其厌恶臧铁军。可这人在黄金城经营几十年,党羽无数。

祁家虽然振臂疾呼,却没有那个能力聚集各方能力。

大家都打定了主意要看戏。

甜如草莓娇嫩美胸

祁艳当然不甘心束手就缚,但她上下奔走了几天却没找到人帮忙,心里也是绝望。

高玄轻轻抹掉祁艳的眼泪,“要走也要吃饱了才行。让我吃顿饱饭。”

祁艳眼睛里还有泪珠,却禁不住又笑了:“给你准备两头烤全牛。让你吃个够。做鬼也做个饱死鬼!”

“你喂饱我,我也喂饱你。”

高玄翻身上马,快马加鞭,纵横驰骋,好不快活。

等到祁艳瘫软如泥,累的直接睡过去。高玄才起身去了厨房,两只烤全牛已经差不多了。

高玄吃着割肉尖刀,自顾吃起来。两个小时,两头牛尽数吃光。

两个帮忙的厨子是目瞪口呆。为了让高玄吃饱,他们选了最大的牛。烤好的牛肉足有四百多公斤。两只烤全牛加起来足有一顿了……

高玄吃了一吨的肉却面不改色,浑若无事。这真是可怕之极。简直就是妖魔一般。

吃饱的高玄,自顾回到房间转化气血。

筋骨皮肉脏腑,尽数练到了极致。高玄这几天狂吃,能量已经积攒的足够。

骨髓中也开始生出全新的新血。每一滴新血,都带着他强大个人意志。

等到血液完全转化,高玄的十三太保横练就臻于圆满。至少在这个世界,再没有任何提升的可能。

高玄觉得这个世界有些无聊,但通过平凡身体掌握顶级力量,这种修炼的经验感受还是很有价值。

第二天祁艳醒过来,才有人告诉她,高玄已经走了。

祁艳虽然希望高玄跑路逃命,可他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,还是让祁艳有些黯然。

另一方面,高玄跑了,无法完成臧铁军的条件,她只能嫁给王全,祁家才有活路。

王全收到祁艳的回复,也是大为兴奋。第二天就遍邀各方贵宾,在家里举办酒会。

王家比祁家和李家有钱,自家城外的庄园也足够大,尤其是大厅,非常气派,足有两千多平米。

为了彰显气派,王全还请了乐队。宣布喜讯,总要有乐队烘托气氛。到时候,还要和祁艳当场跳一曲,宣布对祁艳的占有权。

已经六十多岁的王全,白发白须,脸色却还很红润,身体也还算硬朗健康。

穿着暗红团龙印花长衫,王全白发梳的整整齐齐,老脸精神焕发,一派的喜气洋洋。

王豪站在王全身边,虽然也是西装革履,却一脸的沮丧。

他真的想不通,老头这么老了,心还不老,居然要娶祁艳。就凭祁艳那妖媚样子,老头真要娶进门只怕很快就要被榨成药渣。

王豪这会对父亲满是怨念,心里暗骂:看你能撑几天。老不死的死了最好,家产就都是我的。

留下一个便宜小妈,想想还更刺激!

王全自然不知道儿子心里想的这些,他今天心情特别好,整个人精神状态也完全不一样了。

因为是他亲自下的请柬,各方面大人物都来了。市执政官,戍卫军的指挥官,警务局长官,各大商会会长等等……

可以说全黄金城的名流权贵,今晚有大半都来了。

这种场面相当的隆重,来的都是贵宾,这老头也要亲自站在大门口迎接。

来的人身份足够,王全就主动迎上去客气几句。

事实上,王全要和祁艳订婚的消息已经传开了。

众多来宾都心知肚明,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,表面上都是乐呵呵,嘴上也要说几句喜庆话。

等到晚上九点,众多贵宾都到齐了,祁艳也到了。

王全端着酒杯走到话筒前方,现场的灯光也特意调暗,单独给王全身上放了一道光柱。

通过灯光调整,王全自然成为全场中心。他满脸得意的轻轻敲了敲话筒:“各位先生女士,晚上好……”

王全停了下才又说:“今天冒昧把众位贵宾邀请到家里,是有一件事要宣布。”

他说着看了眼站在旁边的祁艳,祁艳冷着脸并没和王全互动。

王全一笑,他多大年纪,可不会和祁艳一般见识。而且,就是祁艳不愿意才有趣。

对方再不愿意,还不是要陪他睡。

王全一指祁艳:“相信很多人也都知道了,我和祁艳女士互相倾慕,只是碍于年龄、家庭,始终没有说出来。

“但是,爱情是挡不住的。爱情能冲破一切藩篱。今天,我和祁艳因为爱情站在一起……”

老头当众说这么肉麻的话,配合上旁边祁艳满脸不情愿,场面就显得有些古怪。

周围众多男人大都是满脸不屑和厌恶。这老头仗着黄金协会,仗着臧铁军,坏事可没少干。

现在还要强行霸占祁艳,真是老不死的!

祁艳漂亮美艳又有钱,不知多少男人暗中觊觎。可惜,这群男人也就是心里想想,也没人敢为祁艳出头。

女人有的是,命却只有一条。

关键时刻,人还是拎得清轻重的。那些拎不清的家伙,也差不多都死光了。

像执政官这些高官,也都心里叹气,这样的美人就要被老头糟蹋了。

他们权势虽大,对王全这种根深蒂固的老家伙也多少办法。再说,除不掉臧铁军,谁敢碰王全。

女人们大多是满脸含笑。祁艳以美艳闻名,这些女人自然是不喜欢她。

看到祁艳落到老头手里,这些女人大半都很开心。让祁艳平时那么骄傲,这会还不是成了老头的玩物。

王全也看不清周围人表情,他对此也不在意,他得意洋洋的说:“今天我和祁艳女士举行订婚,也请大家做个见证……”

众人礼节性鼓掌,场面热闹又融洽。乐队也适时演奏起欢快乐曲。

王全满面笑容,他对祁艳伸出手。祁艳犹豫了一下正要和老头牵手,就听旁边有人喊了声:“放开那个美女。”

突然来的一嗓子,声音不是很高,却满场都听的清清楚楚。到是角落中演奏的乐队并没有在意,自顾在那演奏《婚礼进行曲》。

王全却是一惊,有人跑到他家里捣乱,不想活了吧?

这时候人影一闪,高玄就到了王全身边。

王全可没见过高玄,看到这个年轻人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,衣着简单,可英气勃勃,器宇不凡。

他微微眯着老眼:“你是高玄?”

高玄一笑:“老头你到有点眼光。可惜,你脑子不太聪明,惹错人了。”

王全脸色不太好看,他左右打量,心里暗骂:保镖是干什么吃的,怎么还不过来。

他距离高玄太近了,也不敢说什么硬话。要是高玄一激动就动手,那他多倒霉啊。

到是王豪无所畏惧,他指着高玄大叫:“什么东西,敢来我家乱叫,快来人把他弄出去。”

几个身高力壮保镖拥过来,一群人伸手就想拉高玄。高玄随手一拂,几条大汉就直接飞出去好几米。

他横练十三太保大成,周身换了新血,达到血中生神的层村。

出手不但速度快,力量更大。在场所有人都没看到高玄动手。几个保镖却直接被打昏过去。

这一幕颇为震撼,满场的人都一下沉默了。就是乐队不知情况,还在是摇头晃脑的演奏。

欢快的音乐,在这个时候多少显得有点诡异。只是也没人有时间去管乐队。

王全脸色难看,王豪目瞪口呆。面对如此粗暴强大武力,父子俩都没什么办法。

李老管家这时候忍不住站出来,他高声说:“高玄,你还来捣乱。要不是因为你,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。你还快点走吧,别连累我们……”

高玄看了眼李老管家:“你这老头勾结外贼,窃取祁家财物。该死啊。”

高玄说着人一晃就到了李老管家面前,李老管家吓坏了,他惊惶大叫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杀你。”

高玄一掌按在李老管家脑袋上,老头脑袋一下就瘪下去,瞬间毙命。

李老管家摇晃了一下,身躯砰然倒地。

周围人这才反应过来,高玄居然公开杀人了。一群大声惊叫散开。

王家的保镖也都赶到了,这次他们手里有长棍有手枪,气势汹汹。

一群人把王全、王豪父子围在中间,他们都一脸紧张的看着高玄。

当着满城权贵的面公开杀人,就是臧铁军也不敢这么嚣张啊。

王豪叫嚣:“还等什么,开枪干掉他!有什么事情我兜着……”

话是这么说,几个保镖却不敢放肆。周围这么多人,非富即贵。一枪误伤那他们就惨了。

“你们父子巧取豪夺,手段阴狠恶毒,也该死啊。”

高玄人影一晃,就从保镖围成的圈子冲进去,一步就到了王全、王豪父子身边。

他速度太快了,几个保镖眼睁睁看着,也就是看到影子一晃。高玄不知怎么就到了他们身后。

这身法当真有如鬼魅,不止是保镖们心里发凉。周围看热闹的贵宾们也都是个个脸色难看。

尤其是懂行的人,一看高玄身法快的已经让人眼睛难以捕捉。武功练到这一步,只怕比臧铁军都不弱。

就是因为臧铁军这种人武功出神入化,已经超越人体极限。普通枪械对他威胁不大。这人才越发嚣张,难以控制。

没想到现在又冒出来一个,当众行凶却比臧铁军还嚣张。

王全和王豪父子更害怕了,两人都要吓的尿裤子。

王全比王豪老练,他急忙求饶:“朋友,有什么都可以商量。”

“没这个必要。”

高玄一掌拍在王全脑袋上,老头脑袋一瘪,当场立毙。

王豪眼睁睁看着他爸脑袋被拍扁,这次就真的是打了个冷颤,裤子一下就湿了。

“送你们父子团圆,不用谢。”

高玄不耐和这种废物多话,又一掌拍死王豪。

一对父子,瘪着脑袋并肩躺在地上,死状丑陋又凄惨。

高玄动手利索,转眼间连杀三人。偏偏他并不显得穷凶极恶,都有种横扫一切的豪情。

众人虽然惧怕高玄随手杀人,却有不少人赞叹他的豪气。

真就像古代的豪侠好汉,上来就动手干掉坏人,让人很是痛快。

毕竟厌恶王家父子的人居多。这些人中间就算有王家朋友,却也不多。

不过,王家的保镖中可有黄金联盟的凶悍成员。

看到王家父子都死了,两个保镖目露凶光,同时举枪对着高玄就要开枪。

两人手指才要勾动扳机,高玄双手一探就握住两人枪筒。枪没办法前后制动,子弹自然无法发射出来。

高玄双手发力,钢制的手枪就被他捏成了一团泥,从他指缝中溢出来。

两保镖大骇,握铁如泥,这都是传说中的功夫。只怕臧铁军都做不到。

“动枪想杀我,也该死。”

高玄在两保镖脸上一按,两人脸上就多了一个个深深的掌印。

鼻子眼睛颧骨完全塌陷成一堆,眼看着已经没了人模样。

高玄又随手拿过一把变形了的手枪,他双手随意团龙团,手枪就像一大团橡皮泥似的被团成了圆球,被他随便扔在地上。

这一手就更霸道了。周围看清楚的人都吓呆了。

剩下几个保镖直接扔了枪,转身就跑。

高玄没理会几个保镖,他对众人扬声说:“诸位也都是黄金城有头有脸的人,我就在这说一句,祁艳是我的女人。谁碰她我就灭谁。绝不开玩笑。”

众人静静听着,可没人敢吭声。祁艳却又是感动又是惊讶又有些羞涩。只是场合不对,她也不知该和高玄说什么。

到是乐队非常配合,还在那演奏。

高玄也没和祁艳单独说什么,他对众人说:“很多人都会觉得我太狂妄了。没关系,我给大家表演小节目:今晚就去灭了臧铁军和他的黄金协会。”

高玄说完对祁艳微微一笑,跟着飘然出了大厅,转眼间就不知所踪。

大厅的众人沉默了好一会,然后才轰然议论起来。

更有一群人好奇围上那个黑色铁团,又好奇的人捡起来,沉甸甸的铁团上指纹手印清晰可见。

众人把铁团传了一圈,都是啧啧称奇。

制作手枪自然是上等钢材,在高玄手里却如同面团一般,随便揉捏。真是难以想象这人手上到底有多强的力量。

众人再看祁艳,也都多了两分敬畏。堪比臧铁军的强者,总是让人敬畏。

而且,高玄当众示威。众人也都看明白了,高玄想要杀谁,谁就只能死。

军队强大,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保护一个人。

不过众人也很好奇,高玄真要去杀臧铁军?真要去破黄金协会?

要知道臧铁军老巢内足有一两千武装力量。这些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士。高玄再能打也不过是一个人?怎么和对方斗?

就算高玄有握铁如泥的本事,也没人相信他能一个人大破臧铁军武装军团。

高玄从王家离开,直接开车出城。他这一天也没闲着,找人问出了臧铁军庄园的大概位置。

这其实也不算什么机密,官方甚至有臧铁军庄园的地图。但庄园在雨林深处,到处都是密道。

大军还没出城呢,臧铁军就能得到消息。小股精英潜入雨林,更是送死。

所以臧铁军一直很猖狂,摆着个庄园在那。甚至还会主动宴请黄金城的贵宾。

那又如何,平时臧铁军在那也没人知道。就算有云爆弹难道还敢扔过去?

那座庄园距离黄金城一百公里,只是没有道路简易,晚上就很难走了。

高玄进了雨林,就把车扔了。他现在体力充沛之极,可以连续跑几百公里不用休息。

雨林幽暗,在高玄眼中却亮若白昼。人走车走的痕迹,在他眼中更是清晰无比。

在雨林中步行半个小时,高玄就到了那座庄园前面。

高玄并没有隐藏身形,他大方走到大门前。

门口站着的警卫傻傻看着高玄,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?

只看服装,这位就不是自己人。又说口令,就更不是。

深更半夜的,突然冒出个人来,这本身就有点诡异。

主要是高玄表现非常坦然大方,到让两个警卫摸不到头脑。他们也不敢乱来。

高玄走到警卫面前,警卫毫不客气用手电筒照着高玄的脸,他嘴里大声喝问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麻烦你去说一声,就说高玄来了。让臧铁军出来见我。”

高玄笑眯眯的说了句,并不在意对方的蛮横无礼。

警卫可不知道高玄是谁,可对方直呼臧铁军的名名字,一副老朋友的架势。关键是高玄那么从容镇定,警卫都有点怕,别真是老大的朋友。

他急忙放下手电筒,“我去通知,你等着。”

警卫可不知道老大在哪,不过是打电话通知上级。

如此消息层层传递,几分钟后把消息传到了臧铁军耳朵里。

臧铁军今天还真就待在这座庄园,这里离黄金城很近,因为刀疤的事情,这几天他都在这里。

臧铁军听到高玄来访,他都愣了下,什么情况,半夜三更对方主动找上门?

这位是真不怕死,还是有什么花样?

臧铁军想了下还是有些好奇,他说:“把那小子带过来吧。”

他虽然自信,到也不会托大。就在房间前面打开大灯,这里是练兵的操场,足够宽敞。

调了三队人把四周围起来,还有几个狙击手藏在暗处。

臧铁军手下的四大金刚,也都叫来了。他到要见识见识,这个高玄有什么本事?

等高玄来到操场,操场上大灯都打开了,照耀一片通明。

臧铁军坐在二楼阳台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双方直线距离差不多有三十多米了。

在两人中间,还有三队荷枪实弹的士兵。一个个都举着枪对着他。

阳台上没有灯光,臧铁军就藏在黑暗里。可高玄能控制眼球结构不断扩张调整,这让他能观察到臧铁军的样子。

臧铁军平头,方脸,浓眉,眼神冷锐,整个人面相透着一股冷酷无情的味道。他身材很高大强壮,穿着身暗绿迷彩军装。

大马金刀坐在那,还真有几分将军的气派。

最重要是臧铁军身上的气血充盈,整个人就像一团火一般。在他小腹位置气血聚拢成一团,如同是一个火炉一般。

当然,这是高玄的精神感应。他眼睛还无法捕捉到这种异象。

高玄也有点惊奇,这世界武道和他的路子不同,却颇为精妙。能让气血锻炼的如此强盛。而且抱成一团的气血,和黄金强者的精神核心有相似之处。

只是作用上相似,具体层次就差的太多了。臧铁军是火炉的话,黄金强者精神核心就是原子反应炉。

在臧铁军身边,还站着四个人,一个个气血充足。如同暗夜中的火把。

高玄对臧铁军扬声说:“你武功练的不错,没让我白跑一趟。”

臧铁军好笑的说:“高玄,你大半夜跑到我这来,难道是想和我比武?”

“我是专门来杀你的。”

高玄很诚恳:“在杀你之前,过过招也是好的。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武功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臧铁军不禁放声狂笑,他真的好久没这么开心了。他笑的眼泪都快冒出来了。

“你还真有趣,好像练的也不错,可惜,我这么大年纪没兴趣比武。”

臧铁军对自己有足够自信,但他没兴趣冒险。他有千军万马,却和一个小子决斗,那脑子才有病。

他摆摆手高声下令:“开枪。”

早就准备好两队枪手究竟训练,听到命令后毫不迟疑一起开枪。

三队人足有一百五十人,分卧、蹲、立三种设计姿态一起开枪。

现代化全自动步枪,一起开枪是什么效果。枪焰喷涌,金属子弹如同风暴般向着高玄汇聚。

但是,这群人反应再快也没高玄快。臧铁军命令才发出来,高玄已经先动了。

他人贴地向前一蹿,手在地上扶了一把,人就如同一条贴着地面疾游的长蛇。身形一闪,人就越过二十多米的距离到了开枪士兵前面。

高玄的速度多快啊,一群士兵最多看到白影一晃,他们都不知道高玄去哪了。

等到高玄在他们眼前出现,再想反应就晚了。

高玄随手一分,开枪的士兵就被他一下退开。

众人正在开枪,突然间的推挤让一群人都失控了。现代枪械的高射速,在这时候就表现出强大破坏力。

几个人枪口一转,周围一片人就都当场中枪。一百五十人的队伍,当场就有二三十人中枪,就听一阵阵惨叫哀嚎,场面乱成一团。

高玄没理会这些小兵,他一闪身已经进了前厅。

二楼上臧铁军大惊,高玄的这一扑一纵,就越过二十多米的距离。这等力量真的可怕。

他急忙站起来对四大金刚命令:“立即杀掉他。”

四大金刚都拔出手枪,向着屋子里冲过去。

臧铁军回到房间把墙壁上长刀拔出来。这把长刀是名匠打造,足有六公斤重,什么防弹衣都能一刀斩破。

四尺的弧形修长刀身,在幽暗房间里闪着幽幽冷光。

臧铁军轻抚了刀身暗自感叹,没想到他居然要在家里提刀和人拼命。

他提刀还没下去,就听到下面手枪砰砰乱响,跟着就是几声闷哼。那声音虽然低,一听就四大金刚。

臧铁军愕然,四个高手拿枪就这么被解决了?

白影一闪,高玄已经轻飘飘上了二楼,正站在臧铁军面前。

臧铁军这才意识到情况失控了,他谨慎横刀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跟谁学的武功?”

高玄冷幽一笑:“你没必要知道这些。临死之前,把你最强武功施展出来吧。”

臧铁军知道再说也没有意义,他一声低喝长刀猛然下斩。

狂暴气血力量激荡下,臧铁军身体肌肉在膨胀起来,整个人都涨大一圈。

他疾斩的力量也异常凶猛,长刀落下甚至在空中发出极其尖锐的刀啸。那声音听着比子弹轰鸣声还响亮,还刺耳。

力劈华山,这一招最简单的刀法,可在臧铁军手里却似乎能把坦克都斩成两片。

真有劈山破岳的威势!

高玄没躲没让,双掌一合正夹住疾斩的刀身。

划破幽暗的冷冽刀光,就此止住。

臧铁军惊骇欲绝,不等他反应,高玄的脚已经无声无息印在臧铁军胸口。

臧铁军练了一辈子功夫,身躯坚硬如铁。高玄这一脚也用了力,运动鞋都直接爆开了。

如此强大力量,一脚下去臧铁军筋肉扭曲,胸骨立碎,心脏都直接被压爆了。

正在发力的臧铁军气血正盛,碎裂的伤口血如喷泉般涌出来。

臧铁军踉跄后退了两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他不甘心的看着高玄:“你这完全是蛮力……”

用双掌夹住疾斩双刀,高玄力量至少胜过他五倍。败亡在这样蛮力下,臧铁军十万个不甘心。

“你武功不过如此。”

高玄拿着那把长刀挽了个漂亮刀花,他有点失望的说:“再战一百次,你也接不住我一招。”

臧铁军非常愤怒,一时间气喘如牛,哪有余力说话。

高玄在臧铁军身边蹲下:“实话实说,你气血聚拢成团,力量远超人体极限,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武道宗师了。”

臧铁军老眼已经满是血了,他眼中已经是一片模糊,但他还是不愿意闭眼。

“你力量虽强,对武道却没有至诚之心。你赢了我不过胜在力大……”

他猛喘了两口气,终于把心底话说出来。

高玄看臧铁军还不闭眼,他淡然说:“不论哪个世界,本就是力强者胜。”

他说着站起来:“不过你说的也对。我对武道没有至诚之心。如果至诚之心真有用,我不介意来一颗。”

这时候,下面的士兵已经冲上来了。这些人的确是百战精锐,反应非常快。虽然混乱这死了不少人,却还是立即跑上来帮忙。

只是高玄动手太快了,转眼之间臧铁军就被他一脚踢死。

高玄扶刀沉声说:“臧铁军已死,缴枪不杀。”

这些人都是臧铁军死忠,可没人听高玄的。一群人举枪就要射击,幽暗中冷冽刀光缭绕旋转。

噗噗噗,肢体断裂,血如泉涌。

第二天,臧铁军的庄园就溃逃的士兵就把消息传开了。

等到军方派人赶过来,就看到庄园里满地尸体。臧铁军、四大金刚等黄金协会高层都被杀了。

后来根据官方统计,当晚至少死了五百人。这些全是高玄一人所杀。

根据溃逃士兵回忆,当晚刀光如雪,所过出血流成河。

臧铁军建立的势力,经此一战彻底崩溃。

这一战,也奠定了高玄杀神之名。祁艳、祁家也因此成为黄金城顶层权贵,数十年无人敢惹。

祁艳后来生了个儿子,那眉眼特别像消失不见的高玄。只是,高玄似乎就此从世界上消失,再没回来过。

直到祁艳离世,也再没能见高玄一面……

© 2021 食色lifeios短视频app下载 . Powered by WordPress. Theme by Viva Themes.